圖為凌云與瑞士經濟學家Franco

不久前,一部有關未來的電影《流浪地球》引起了熱議。大家對中國科幻電影取得的突破感到振奮,同時也意識到,在全人類探索宇宙的路途中,各國間的合作比競爭更重要,而中國在此過程中一定會起到非常重要的推動作用。

如果說《流浪地球》是科幻電影的想象,那么在現實中,全球化變革就在眼前。在大洋彼岸,互聯網的發展使得美國經歷了前所未有的社會變革,精英文化逐漸被大眾文化所取代。與此同時,多邊合作早已成為不可逆轉的趨勢,各國人民間的合作欲望更加強烈。在經濟全球化潮流不可阻擋的背景下,民間外交的成功與否將比以往顯得更為關鍵。

今年,我們即將迎來新中國70周年華誕。海歸有著承擔民間外交責任的傳統。記得之前曾與一位澳大利亞歸國的企業家閑談,他談起了陳嘉庚,并被老人在抗戰時期為國付出的精神深深打動。如果說戰爭年代,需要學子為國家而戰,那么在和平時代,就需要我們為國家的發展而工作,發揮自身橋梁紐帶的作用,推進各國民心相通,相向而行。

我的朋友圈里,最近最活躍的群體之一是海歸的扶貧攻堅群。他們努力將貧困山村的產品連接到世界市場,討論熱烈,情深意切。其中有幾位環保和文旅方面的專家一直在研究山區的自然環境,希望能夠對山區的環境保護負責,不能因為發展經濟而污染了原始森林和清清江水。

在我身邊,還活躍著一批有思想并且才華出眾的“歪果仁”,他們熱愛中國,把這里當成了自己的“第二故鄉”。研究生同學馬安明來自加拿大,是個出色的市場專家,也是IT軟件技術“大咖”。他是美國雷鳥國際管理學院北京聯絡處的負責人,已在中國待了十幾年,娶了一位美麗的中國太太,有了兩個很可愛的孩子。他會聯絡在北京的雷鳥校友每周二聚會,這個習慣十幾年來幾乎從未中斷。Franco是瑞士經濟學家,同樣也成了“中國女婿”,他曾提議世界應考慮與中國合作,創造出一個新的經濟合作模式。

如何做好民間使者?這不會只停留在一兩個人的努力之上,更應成為一種風氣,從而產生更大的影響力。對于海歸來說,我們能做的不僅是推動實體項目合作,還應該熟知自己民間使者的角色,促進文化交流合作,建立富有民眾情感基礎的民間生態圈。我們也可以在參與“一帶一路”建設的過程中,發揮民間使者作用,與世界分享中國厚重的思想與文化底蘊。

其實,能做的還有更多。鞋子合不合腳,自己穿了才知道。Franco認為,很多外國人對中國并不了解,要讓中外雙方有機會“穿穿對方的鞋子”,才能知道對方的感受。海歸非常適合承擔溝通的角色,因為他們熱愛中國并且了解世界。每個國家都有各自的精彩,留學人員應該成為世界了解中國、認識中國的窗口。

偶然間望見日歷上著名作家斯蒂芬·茨威格的警句:一個人最大的幸運,莫過于在他的人生中途,即在他年富力強時發現了自己生活的使命。

世界很大,我們不僅要看看,還需要找到共同的使命并為之努力。“民間大使”——正是時代賦予海歸的沉甸甸的責任。

創新正當其時,圓夢適得其勢。恰逢時代召喚,不如邀請全球志同道合的朋友和廣大海歸,講好中國故事,我們一起上路吧!

(作者系北京深思云天科技有限公司創始人,畢業于美國雷鳥國際管理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