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簡介:劉公社,博士、研究員、博士生導師,歐美同學會留法學長。于1986年在法國獲生物學博士學位,1988年在中國科學院完成博士后研究工作。1989至今在中科院植物所工作。現任植物基因資源研究組組長、研究員、博士生導師,所學術委員會成員。兼任中國畜牧業協會草分會副理事長、中國草學會育種委員會理事。

值留法勤工儉學運動100周年之際,我們走進位于北京香山腳下的中國科學院植物研究所,與1982年公派赴法留學的劉公社博士進行了一番頗為有趣的對話。一進他的辦公室,我們就被四周擺放的一束束羊草標本所吸引,這就是習近平主席在內蒙古大草原考察時所說的牛羊愛吃的“香餑餑”。

2014年,劉公社(左一)寧夏考察中科羊草用于生態恢復工程。 

喜從天降命運之神垂愛

1958年8月,劉公社出生在陜西關中農村,父母給他取了這個頗具時代特色的名字。1976年高中畢業后,按當時的政策,只能回鄉務農。一年后國家恢復高考制度。高中班主任陳麗英老師馬上捎信給他,改變了這個農村娃的命運,最終他幸運地考上了西北農林科技大學。他感慨地回憶:“感謝父母家人。當時,家里很窮,千方百計借了點錢,湊了二兩糧票,讓我到十里外的縣城參加高考。1978年春節前我收到了大學錄取通知書,這是全村,乃至十里八鄉出的第一個大學生,大家都為我高興,身體一直不太好的母親好像也精神了許多。”

大學四年轉瞬即逝。1982年,本科即將畢業了,遵照鄧小平同志要大量成批地向外國派遣留學生的指示,國家教委在全國范圍舉行統一招生,招收一批出國預備研究生,劉公社成為學校為數不多的幾個通過考試的人,成為改革開放后首批公派留學研究生中的一員。命運之神,再一次關愛了這個農村長大的孩子。

按照國家的分配,劉公社和其他220余名同學一起被指派到法國學習。將近五年時間,劉公社只在1984年回國探親一次。他說:“能回國探親一次,我就很知足了。你知道當時從巴黎到北京的往返飛機票多少錢嗎?4938元啊,這些錢是什么概念?當時大學畢業生每個月的工資才58塊錢。國家能給一次探親機會,我很感激!”  

 銳意進取完成博士學業

談及到法國之后遇到的第一個大困難,劉公社伸出了他的大手:“第一大困難就是語言關,1:5的付出。”看著記者疑惑的目光,劉公社解釋說:“我們的法語基礎薄弱。出國前僅在北京語言學院培訓了半年,到法國后又培訓了一個多月,簡單交流問題不大,但聽專業課就困難了,一節課下來有時候像聽天書。所以上課1小時,我課后就要用5個小時來消化理解,這樣才能能跟上老師的授課速度。”周圍的法國人對他如此勤奮好學都很驚訝,這個中國年輕人的刻苦、勤奮給他們留下了深刻印象。

劉公社說:“周圍的法國朋友非常熱心,我時常借法國同學的筆記,還會問很多問題,他們都會幫助我。很多法國朋友會耐心地指導你發音,直到你發音達到標準為止,還會教我很多口語俚語。直到現在,我說的法語雖然帶一點法國中部奧維涅地方口音,但法國朋友聽起來,是比較接地氣的,是他們很認可、喜歡接受的法語。”

劉公社的法國導師勒克萊爾研究員(國際雜交向日葵之父)是一位學術水平和地位很高卻很嚴謹低調的先生,對這個勤學好問的唯一中國學生非常喜愛和關心,他們夫婦倆經常帶著他開著房車在法國鄉下四處實地考察。劉公社此時的研究課題為向日葵的種質資源的系統研究。每到一個地方,導師就親自帶他考察當地的水質、土質、氣候和向日葵生長情況。這種學習方式,有效地提高了他的學習興趣和效率。

劉公社在博士學習階段,導師親自推薦他到巴黎南部郊區的世界頂級溫室PHYTOTRON(CNRS-Gif sur Yvette)作實驗,有效避免了因為向日葵生長周期而耽誤試驗時間。劉公社的試驗非常成功,得出了有價值的科學數據,博士畢業論文答辯非常成功,直到現在,劉公社還珍藏著那份用法語書寫的八萬余字的畢業論文的修改版。論文中得出的向日葵科研成果,現在還具有一定科研參考價值。

 深情厚誼回憶異國他鄉

遠離祖國的劉公社,在導師家里感受到了親情,對導師夫婦懷有父母般的感情,和導師的四個閨女也結下了兄弟姐妹般的情誼。“很遺憾,導師在十年前突然離開我們了,但導師夫人健在,身體硬朗。導師的三閨女和我歲數相仿,現在與導師夫人生活在一個城市,直到現在我們都保持著聯系。五年前我們一家去法國探望她,八十歲的她像一位慈祥的母親接待了我們。回憶當年和他們一家在一起的趣事,至今歷歷在目。記得有一年的圣誕節,家里活潑的小妹妹起得很早,跑到我床前,對我說:“‘劉先生,趕緊起床吧,圣誕老人給你送了禮物。'我很好奇地問她們:'禮物在哪里呢?’小姑娘就拉著我的手去找,在我的鞋盒里有一瓶香檳酒,我和小姑娘都非常開心。我問她:‘圣誕老人什么時候送來的?’小姑娘認真地說:‘是圣誕老人晚上從煙囪里進來,把禮物放在了那里。’我和他們的孩子一樣,都收到了圣誕老人的禮物。”

來而不往非禮也。劉公社經常把具有中國特色的工藝品、編織品贈給友好的法國朋友。周圍很多人對中國的歷史、文化、旅游都很感興趣,劉公社利用課余時間,搜集有關長城、故宮、兵馬俑等資料,用法語寫出來,得到周圍朋友們的稱贊,改變了周圍法國人對中國人總是頭戴草帽、拖著大辮子、身穿長袍馬褂的腐朽、落后印象。

在法國,令劉公社很難忘的,還有臺灣到法國留學的簡氏夫婦。簡氏夫婦都是博士畢業,在法國克萊蒙費朗市火車站前街開了個中餐館。當時在克市,只有他們幾位中國人,劉公社經常邀請法國朋友去他們的餐館品嘗中國菜,一來二去他們就成了無話不談的朋友。于是劉公社經常去餐館幫忙,給客人端茶送水、洗盤洗碗,簡老板就讓劉公社住在餐館,劉公社因此不用再頻繁往返于學校和餐館之間,生活也得到改善。很多打工者都非常羨慕劉公社,簡老板就解釋說:“我們都是來自中國,自然要照顧。”在別人羨慕的目光中,劉公社經常拿著北京剛出版的《人民日報》閱讀,簡老板經常請教劉公社簡化漢字;簡老板則拿著臺北剛出版的報紙閱讀,劉公社又從簡老板那里學習了一些繁體漢字。兩人共同構成了一幅安靜地在異國他鄉共讀中國報紙的難忘場景。

結緣羊草實現草原牧歌夢想

1986年,僅用四年多的時間,劉公社就在法國獲得博士學位,圓滿完成學業,在中國駐法國大使館的感召下,回到祖國。他于1986-1988年在王伏雄院士指導下完成了博士后研究工作,是中科院植物所的第一個博士后。從1989開始一直到現在,劉公社一直在中科院植物所從事資源植物的研發工作。在時任中國科學院副院長李振聲院士的指導下,他開始專心研究解決羊草的繁殖難題。羊草是我國最重要的鄉土草之一,牛馬羊驢等草食動物均喜食,它的多年生習性以及頑強的生命力在水源涵養、水土保持、防風固沙、草原修復等領域有著十分重要的生態價值。但是,當時這種優質草種的種子繁殖及其困難。

2018,劉公社(左二)在內蒙古赤峰市阿旗考察中科羊草。

解決野生草的繁殖談何容易。從跑遍我國北方大片地區收集上千份種質資源,到實驗室篩選,田間一代代育種繁殖……二十余年的探索研究,可謂梅花香自苦寒來。近些年,劉公社先后承擔了國家973課題、國家轉基因專項項目、國家基金委面上項目、中科院重點研發項目、企業委托項目等。劉公社及其團隊收集了國內外上千份羊草種質資源,建立了實用的羊草基因資源數據庫;驗證了18個有育種價值的新基因;建立了SNP分子標記技術體系,實現了對羊草種質資源的高通量精細評價;獲得發明專利22件;在JEXP BOT、Plant BiotJ、科學通報等專業期刊發表論文百余篇。

在基礎研究的同時,劉公社和他的團隊也非常注重產品的研發和產業化推進,用16年時間育成了中科1號、2號、3號三個羊草新品種,突破了“結實率低、發芽率低”等困擾產業化發展的瓶頸。同時,出版了《羊草種質資源研究》、《羊草種植實用技術問答》等多部理論和技術著作。

2017年6月國家牧草產業技術戰略聯盟在新疆呼圖壁縣舉辦了草種業大會暨中科羊草現場會,吸引了眾多一線專家和企業董事長參加。在此基礎上,劉公社還提出“羊草PLUS,種子西繁東用”概念,推動了“草畜加”從“好草--好牛--好肉--放心餐飲”的從草原到餐桌的全產業鏈經濟開發模式。如今,他的羊草新品種正在我國三北地區大范圍示范推廣,生態效益明顯。 

關注生態為地球修復綠色皮膚

劉公社認為,對羊草的研究,不能只關注羊草,還要關注羊草與動物及生態環境的關系。他舉例說,他的研究已經深入到羊草被牛羊啃食之后,牧草自身啟動的對牛羊唾液的分子響應機理。這些習以為常的細節,他用試驗和數字來證明其中鮮為人知的科學原理。

劉公社說,自己一心鉆研科研,對一般的社會新聞了解不是很多,但對習近平總書記提出的生態文明建設非常關注,劉公社深有感觸地說:“習近平總書記強調,山水林田湖草是一個生命共同體,闡釋了草與其他自然生態要素之間唇齒相依的共生關系。”他還認為,草原退化已經成為世界問題,亟需用生態文明的理念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開展長期合作。

采訪即將結束時,劉公社望著辦公桌前的羊草樣本真誠地說:“我剛回國就加入了歐美同學會,在汪德昭、王震西、陳竺、馬頌德等會長的支持下,做了一些有益于中法友好的工作。自從2013年擔任法比分會副會長以來,曾組織過眾多熱心公益的學長積極參與羊草產業化精準扶貧活動。人們常說,森林是地球的肺,草原是地球的皮膚,能為地球修復綠色皮膚,我覺得是一件功在當今、利在后世的非常有意義的事情!”

3月5日,習近平總書記在參加十三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內蒙古代表團的審議時強調指出,“走以生態優先、綠色發展為導向的高質量發展新路子”。因此,保護好草原和修復退化的生態環境是我們守護好祖國北疆這道亮麗風景線的歷史使命。劉公社研究的羊草新品種,正是包括內蒙古在內的三北地區最急需的中國擁有系統知識產權的新科技。劉公社說:“不忘初心,方得始終。當年國家在困難的時候花錢派我們出去學習,我總是想自己應該利用所學專長,踏踏實實做出點什么才對得起自己的良心。我的目標是在自己70歲時推廣1億畝中科羊草。”相信在國家日益重視生態文明建設的大環境中,劉公社的羊草定會更加郁郁青青,早日實現李振聲院士夢想的“開發羊草品種資源,再現億畝草原牧歌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