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全國政協委員、河南博物院院長,馬蕭林履職盡責,從自己熟悉的工作領域出發,面對行業系統內存在的問題,結合多年工作經驗,和同事深入調研交流,在今年全國兩會上,他提交了《關于進一步加強對甲骨文宣傳推廣》的提案,意在推進文化傳承與文化創新發展。

馬蕭林參加全國兩會

揭開高冷面紗,讓甲骨文走向大眾

今年是甲骨文發現120周年。從1899年王懿榮發現甲骨文至今,已發掘出土15萬多片甲骨,認出甲骨文單字4500多個,并完全識讀1000多字。甲骨文的發現,標志著我國有文字可考的歷史,可以追溯到3000多年前的商代。2014年5月,習近平總書記指出:“中國字是中國文化傳承的標志。殷墟甲骨文距離現在3000多年,3000多年來,漢字結構沒有變,這種傳承是真正的中華基因。”甲骨文是歷史記錄的載體,也是文明進步的象征,它承載的不僅是中華民族寶貴的文化遺產,更是全人類共同的精神財富。

甲骨文骨片

馬蕭林說:“我們強調文化的一脈相承,就要重視文字的力量。目前對于甲骨文的認知度還不大,加強宣傳推廣力度,對于理解傳統文化價值,堅定文化自信,發展創新中華文化意義重大。”近年來,全社會形成了一股強勁的甲骨文宣傳推廣熱潮。但是,社會大眾對于甲骨文的認知依舊淺薄,在甲骨文的普及推廣方面還存在不少亟待解決的問題。教育部門未形成富有成效的甲骨文等古文字宣傳推廣機制,包括缺乏科學嚴謹又通俗易懂的專業教材且教育推廣的師資力量薄弱等。

為此,馬蕭林建議,教育部協調高等院校和研究機構專家學者,組織編寫群體受眾的甲骨文教材和普及讀物;加快建立宣傳推廣甲骨文的教學機制,對中小學語文教師開展甲骨文知識培訓,建立專業甲骨文師資隊伍,并在中小學階段適當安排甲骨文普及課程,在高等院校開設甲骨文或與甲骨文相關的選修課程;除此之外,利用傳媒動畫等多種創新方式,充分展示、宣傳推廣甲骨文化,加快宣傳推廣試點工作,總結經驗、由點及面推向全國。

河南博物院的“看門人”

河南省歷史悠久、文化底蘊深厚,是中華民族與中華文明的主要發祥地之一。2017年12月17日,央視文博探索節目《國家寶藏》迎來了河南博物院專場,展出了河南博物院九大鎮館之寶中的三件——賈湖骨笛、云紋銅禁、婦好鸮尊,講述了它們前世今生的故事。伴隨《國家寶藏》的播出,全國興起了一股博物館熱潮。

河南博物院

“這種媒體和博物館結合的探索模式,在深度解讀文物國寶的同時,讓觀眾對國寶的傳奇身世也有了全方位了解,它帶來的是一種全新的欣賞視角。” 身為《國家寶藏》節目中河南博物院的“看門人”,馬蕭林介紹到,節目播出以后,河南博物院的觀眾量增加了約三分之一,且以年輕人和家長學生居多,這對河南博物院甚至全國的博物館來說都將產生一定的積極影響。

與此同時,作為博物館工作者的馬蕭林也在反思,要如何利用好這一時機,更好地發揮博物館載體作用,讓廣大觀眾更全面地了解文物的歷史價值、藝術價值和科學價值。“顯然,我們要做到以觀眾為中心,與時俱進,采用一種更喜聞樂見的新方法。”

《國家寶藏》為什么可以成為“爆款”節目?因為它拓展了文物的自身價值。“所以,我們應該加強對館藏文物內涵的挖掘和闡釋,講述文物背后的故事。”目前,大多數博物館文物的展出方式,主要以自行參觀或者工作人員單一講解為主,參觀效果枯燥乏味。在展示方式上,博物館仍需要改進,借助AR、5G等現代科技,傳遞給觀眾更多信息,同時也將文物文化推向互聯網,在網絡化的今天,讓更多人享受精品文化的熏陶。此外,還要加強國內外博物館之間的交流互動,充分發揮館藏文物的作用,讓它們活起來,讓更多的人更好地享受文化資源的同時,也有助于弘揚民族文化、堅定文化自信。

一名考古人二十余載的追求

從事文物相關工作二十余載,馬蕭林是如何走上這條路的呢?其中緣由,還要追溯到他的大學時期。

馬蕭林在辦公室接受媒體采訪

“我的本科時光是在河南大學度過的,當時的專業是文物博物館專業,那時候不用考慮很多,就是安靜的讀書。”馬蕭林是個刻苦的學生,利用學校里的資源讀了很多書,在大學期間就發表了兩篇關于博物館方面的文章。“本科畢業后,我還想在這個專業走下去。”所以他在兩年之后又選擇考研,當時的導師很嚴格,三年只帶了他一個學生。“我每周要看很多的資料,然后和導師進行討論,不停的參觀考古工地或者親自進行考古發掘。那段時光很辛苦,但確實長知識,讓我這一生都受益匪淺。”

1997年,馬蕭林因為扎實的基礎和認真的工作,得到了老師們的賞識,獲得寶貴的機會赴澳留學。在那里,他選擇了當時國內還十分薄弱的動物考古方向。3年半的時間,馬蕭林不停的學習,從沒有周六周日。直到學成歸國,他再次回到河南,回到熟悉的土地,在后來的工作中,馬蕭林不僅實踐了新的方法思路,并取得很大的成果,在被調到省文物局任副局長后,管理工作讓馬蕭林逐漸對河南文博事業,對社會有了更多的了解和關懷。“我真正開始認識到一些問題,例如‘考古人的追求’,我們考古人必須要有社會意識、責任意識,要有學術追求。” 

文物遺產是文化的一種載體,在過去的將近十年時間里,馬蕭林和同他一樣的文物工作者們從文物上摸清了家底,給保護創造了很好的條件,下一步便是如何做好傳承創新的問題。傳承什么?如何創新?博物館在其中要發揮怎樣的作用?這些都是文物工作者們未來應該思考的問題。馬蕭林認為:“傳承與創新是個辯證的關系,傳承是基礎,創新是為了更好地發展。所以在解決傳承與創新發展的過程當中,要與時俱進,創造性地轉化、創新性發展。”

馬蕭林:全國政協委員,河南博物院院長,河南歐美同學會副會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