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簡介:劉屹,全國政協委員、安徽歐美同學會理事

導語:劉屹覺得,在發動機大氣污染治理方面,我們完全可以與國際最先進的水平扳手腕。

在“兩會”召開以前,十三屆全國政協委員、安徽歐美同學會理事劉屹一直爭分奪秒地忙著提案的事情,提案的內容,他透露說有關節能減排方面的內容。 

留學打工,學習先進技術

談起當時出國的初衷,劉屹回憶,當時出國的主要原因就是求學。劉屹在浙江大學就讀,本科專業是汽車工程專業。當時在傳統汽車領域,國外還是有先發優勢的,在基礎研究和高端技術方面有很多值得國內學習和借鑒的地方。劉屹選擇了美國威斯康星大學麥迪遜分校,專攻發動機節能減排,因為這里有世界排名第一的發動機專業。

劉屹學業完成后并沒有選擇馬上回國。他認為,一方面,實踐才是最寶貴的財富,只帶著一套套理論知識回國,實際意義不大。另一方面,當時國內汽車工業已經蓬勃發展起來,國外生活經歷讓劉屹依稀意識到國內汽車工業可能會帶來的污染排放方面的問題。

畢業后,劉屹加入美國托馬斯電磁有限公司,通過工作中接觸,劉屹逐漸清晰地認識到國內發動機尾氣凈化市場仍處于空白。2008年,劉屹賣掉當時在美國的房子和車子,毅然回國創立安徽艾可藍環保公司。

創業起步  抵押資產度難關

回憶起創業的艱辛,劉屹表示,困難總是比想象的多。市場的啟動永遠比人們想象的晚,銷量永遠比人們想象的少,價格永遠比人們想象的低,回款永遠比人們想象的慢……

創業初期,工廠所在園區沒有道路、沒有公交、沒有路燈、沒有圍墻。上班就像下田,白天一腳泥,夜里蚊蟲叮。白天劉屹是總經理,晚上成為工程師,經常奔波在客戶和公司之間,研發、生產、營銷都要管。

劉屹創業的第二年,有一個規模較小的汽車廠愿意測試劉屹的產品。劉屹興奮得幾夜失眠,可是等最終檢測結果出來,卻仿佛給了劉屹當頭一悶棍,因為數據遠遠沒有達到技術標準的要求。劉屹和他的伙伴們,差點以淚洗面。

他們總覺得不可能,到底是哪里出了問題?

劉屹把自己鎖到屋里,冥思苦想,排查各種可能性。最后,通過反復排查和診斷,他才發現其中一個關鍵件,供應商提供的是不合格的“邊角料”。

這樣“憋屈”事情遇到的越多,劉屹反而越發堅定走創業之路,因為劉屹堅信:野百合也會有春天!

公司在最困難的時候,連續六個月發不出工資,劉屹抵押了自己所有資產,借貸300萬元度過難關。劉屹曾問一些年輕的工程師,公司工資都發不出來,怎么不另謀高就呢?

員工們真誠地表示:“困難都是暫時的,我們相信你能做成這個事業,我們也認同你的價值觀,就算一年不發工資,我們也不走!”

只要想到這些,劉屹都非常感動,因為劉屹知道這些不善言辭的理工男講不出什么大道理,但這些樸實的話語,給劉屹送來的是難以言表的陣陣暖流。他體會到,只要得到員工的信賴和愛戴,就一定能取得事業的成功。 

打破西方技術壟斷,實現創業夢想

談起自己事業的意義,劉屹無限感慨地說:“在享受異國藍天白云的同時,我無時無刻不在關注祖國的發展進步。國內汽車產業飛速發展,汽車尾氣排放成為大氣污染的重要來源之一,而汽車環保產業卻幾乎是空白,核心技術被國外壟斷。我的專長是尾氣凈化技術,能廣泛的應用于汽車、工程機械、農業機械、發電機組、工業排放等領域,對于促進節能環保,打破國外技術壟斷具有重要意義。這是我選擇這個工作這個行業的直接原因,我希望通過我們的努力,促使國內上空恢復藍天白云的良好狀況。”

劉屹地努力拼搏,得到了社會和政府的認可,他先后獲得了十八屆中國青年五四獎章、第七屆中國青年創業獎、全國節儉養德全民節約行動先進個人、第十四屆安徽省青年五四獎章,并成為第十三屆全國政協委員。

談起自己創業的感受,劉屹說,創業就是一個不斷試錯的過程。劉屹說:“我們這一代青年是幸運的,不但可以出國留學、學有所成,還趕上了國家發展、民族復興的時代潮流,可以扎根祖國沃土,實現人生價值。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擔當。我的‘中國夢’,就是讓人民既能享受現代汽車工業的成果,又能享受美麗的藍天白云。我相信我們能做到!”

擔當時代使命,推動節能減排

十九大提出了藍天保衛戰,習近平總書記也強調“要打贏藍天保衛戰!”發動機尾氣排放是灰霾等大氣污染的重要來源,其中柴油機排放尤其嚴重,在全世界都是難題。經過十余年不懈努力,劉屹和他的團隊不但完成了從“國四”到“國五”再到“國六”的技術突破,而且全部實現產業化,居于國際領先水平。

3月5日,李克強總理在2019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到:“持續推進污染防治。鞏固擴大藍天保衛戰成果,今年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排放量要下降3%。”這些計劃,恰好是劉屹的提案所涉及的。

為了不辜負人民的期望,今年的兩會,劉屹精心準備了提案。為了讓人民既能享受現代汽車工業的成果,又能享受美麗的藍天白云。他的提案涉及柴油車深度治理及長江水域船舶污染物監視監測網絡構建等最急需解決的問題 。

劉屹表示:“我們應不負時代賦予的信任和使命,在發動機大氣污染治理方面,我們完全可以與國際最先進的水平扳手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