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簡介:王文琪,青島農業大學海洋科學與工程學院教授,山東省農業農村專家顧問團成員,山東省政協委員。

導語:山東正奏響一曲深耕碧海、牧漁未來的“海上牧歌”。

雨果說:“世界上最寬闊的是海洋,比海洋更寬闊的是天空,比天空更寬闊的是人的胸懷。”而比胸懷更寬闊的或許就是那份為祖國海洋事業孜孜進取的心情了。

山東省政協委員、省歐美同學會建言獻策委員會副主任、青島農業大學教授王文琪便有這樣一顆為祖國“藍色糧倉”積極奉獻的報國之心。

王文琪(中)

海濱少女的海洋水產科學夢

王文琪的大學時期是在華東師范大學度過的,由于成績優異,她獲得了保送研究生的資格,還可以留校。但在畢業前夕,她選擇了進入中國科學院海洋研究所工作的面試。

“我的老家就在海邊,上個世紀八十年代對蝦養殖浪潮興起,我看到了很多人靠水產養殖發家致富,當然也看到了許多蝦池蝦塘顆粒無收的慘敗景象。記得有一次見到中科院的專家在蝦塘邊,細致入微地講解養殖問題,指導如何科學巡塘、投餌、規范管理,感覺他們是那樣的崇高、偉大,頓時就對他們特別的崇拜和羨慕。”王文琪告訴記者。

也就是從那時候開始,這位海邊姑娘對海洋水產研究萌生了興趣,所以一聽說中科院海洋所招人,她便毫不猶豫放棄了保研和留上海的工作機會,第一時間報名了。終于,1991年7月,她如愿以償地加入到中國科學院海洋研究所大家庭,開始了在實驗室、在養殖池、在科考船上研究起她好奇的魚、蝦、貝等海洋生物。

王文琪所學專業分子生物學更偏向微觀方向的研究,而這一點也成為她面試時的優勢,她很順利地被分到第七研究室工作。當時的第七研究室主要做海洋生物研究,研究方向并沒有很細化。在那里,王文琪參加了膠州灣、黃海、東海等海洋調查課題,她的主要工作就是負責微生物檢測,包括水產養殖過程中的微生物種類、疾病誘因或者可能的致病菌等,也是從這時候她開始接觸水產養殖和海洋生態相關研究。后來在承擔膠州灣標本庫建設的過程中,她以海洋貝類作為指示生物,來反映膠州灣的生態變化,研究方向完全轉向水產養殖和海洋生態的關系。

此后,王文琪被調到萊陽農學院(現青島農業大學),進行水產微生物檢測、患病魚蝦檢測等工作,從此真正開啟了她的海洋水產研究事業。

“海上糧倉”成為山東戰略

2014年以來,“海上糧倉”成為山東乃至全國的熱門詞匯,山東海洋牧場建設步入“快車道”。

山東海洋資源得天獨厚,毗鄰海域面積15.9萬平方公里。“海上糧倉”戰略以現代信息技術和工程裝備為支撐,目標是建設生態型海洋牧場,實現從“獵捕型”向“農牧型”轉變。

王文琪是這一戰略出臺的建言者和推動者。

早在2013年1月,王文琪將多年來的科研成果和“藍色糧倉”理念進行了整理,在山東省政協十一屆一次會議上,提交了《關于高度重視“藍色糧倉”建設》和《關于進一步加強海洋強省建設的建議》提案,并在農業界別小組座談時向省政府領導詳細闡述了提案的內容,“藍色糧倉”受到省政府領導的重視,也得到了省農業廳、省海洋與漁業廳的答復和落實。隨后她又提交多項相關建議提案,2014年12月31日,山東省政府正式下發魯政辦發(2014)49號文,《關于推進“海上糧倉”建設的實施意見》。自此,“海上糧倉”建設正式納入到山東省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規劃中。

王文琪告訴記者,“看到‘藍色糧倉’提案被省政府采納并下發文件開始實施,我感到特別的自豪!”

在這自豪的背后,是王文琪無盡的心血。

回撥光陰指針,2008年,作為高級訪問學者,王文琪到美國奧本大學進行合作研究。當她興致勃勃地向來自世界各地的海洋生物和水產專家介紹自己的研究、宣傳學校和山東省水產養殖現狀時,回應她的卻是誤解甚至偏見。對中國水產養殖業,專家們提出很多問題:比如中國水產養殖污染問題、近海漁業資源枯竭問題、水產品質量下降問題、水產飼料危機、中國糧食危機等。

這些質疑給當時的王文琪帶來很大觸動,她知道,這不僅直接影響著中國水產的形象,并且有可能直接或間接影響水產國際貿易。

憑借多年在農業院校和水產一線工作的經驗,王文琪查詢大量資料、多次請教專家,從糧食安全入手,結合唐啟升院士的“碳匯漁業理論”,聯系國內外水產養殖的幾次發展浪潮,逐漸形成了“藍色糧倉”的想法,即海洋中的“魚蝦貝藻參”都是高質量的海洋“糧食”。這些高質量水產品為百姓餐桌提供了必需蛋白質,也促進了人民生活水平顯著提高。而可持續的水產養殖,不僅不會造成海洋環境污染,還是恢復海洋多樣性的一種有效手段。將藍色海洋變成“藍色糧倉”,使之成為保障國家“糧食安全”的重要構成部分和補充,不僅不會導致中國和世界漁業資源的枯竭,還能恢復海洋生物資源,對全球的水產養殖和化解糧食危機作出重要貢獻,并且伴隨著貝類、藻類等養殖生物的大規模收獲,可以促進大氣中的二氧化碳在海水中溶解,必將緩解溫室效應,對保護全球生態環境安全有重大意義。

經過長時間了解學習并串聯這些理論,這個觀點隨著與美國、加拿大和澳大利亞專家們的廣泛交流,逐漸得到了世界同行們的認同,也澄清了部分專家對中國水產的誤解。

王文琪說,“他們的贊賞和認可讓我的民族自豪感油然而生,我第一次意識到國家形象和自己的科研事業是如此緊密結合!” 

“海上糧倉”建設要統籌生態保護

黨的十九大以來,山東將現代海洋牧場建設納入新舊動能轉換和海洋強省建設重點工程。經略海洋,高質量發展,山東正奏響一曲深耕碧海、牧漁未來的“海上牧歌”。

今年山東省“兩會”上,王文琪說:“海洋強省建設,我覺得在建設的同時,一定要兼顧到生態,統籌生態環境保護,要兩方并舉,共同來進行。”

王文琪告訴記者,從生態保護層面來說,第一,要保證水產養殖的水域面積,以“藍色耕地”為支撐,建立水產養殖保護區,現代漁業示范區等;第二,要加大力度治理局部水域生態環境污染問題,對海洋生態系統進行修復,改善水域生態環境質量;第三,要加強水域生態管控,因地制宜進行管理,對海域狀況進行科學評價,不盲目進行海洋項目開發;最后,加強多產業融合,向裝備化和智慧化發展,開創智能化海洋生態預警系統,并向深遠海養殖發展,推進海洋強省、海洋強國建設。 

通過近年來的深入調研,王文琪還注意到,省內一些水產企業在創新養殖技術和最新科研成果推廣程度及轉化率不夠高。“山東的海洋科技優勢在國內十分突出,但我們一些最新科研成果被有些南方省市的企業買斷、轉化,而不能在本地開花結果,我深感遺憾。”

對此,山東省省內海洋產業方面的龍頭企業要帶頭,積極采用和轉化最新科研成果,讓海洋科技優勢轉化為海洋產業經濟優勢,推動山東省海洋產業新舊動能轉換,推進海洋強省建設。王文琪建議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