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次見面,鄭會頌老師戴著一頂看起來有些發舊,但不失時尚的灰黑色復古圓頂帽,一點兒也看不出來已過古稀之年。他隨身攜帶的皮包因為使用多年而磨的發白,手上也沾染著些許墨跡,但鄭老本人對此卻毫不在意。

小郵了解到,鄭會頌老師1966年從南京一中高中畢業,是所謂“老三屆”的最早一屆中學生,跟千千萬萬共和國同齡人一樣,到農村插隊,一去就是八年。1976年,他到南京郵電學院當了工人,直至恢復高考才進入當時南郵的電信工程系學習,畢業后留校工作。后來根據中法郵電教育交流計劃,考取了法國國立電信學院系統和網絡系,并取得了碩士學位。

這以后他謝絕了導師讀博士的挽留,服從學校當時學科建設的需要,回南郵到管理工程系工作,從講師、教研室主任、副教授、系副主任一路走來。在學校升格為南京郵電大學的時候,他已經是經濟管理學院的教授、副院長了。到2012年他65歲生日過后,光榮退休。

小郵想讓他講講他的故事,特別是他和南郵的故事。他說,“可以講的故事很多,一輩子有那么長呢。”“那就先講講您對海外求學怎么看吧,您為什么放棄了博士獎學金而回來呢?“他笑著說,“父母在,不遠游。我母親病了,家人還瞞著我。”這是他選擇回國的主要原因。他還說,“海外,當然應當去看看,但終究是中國人,還是要回來的。就像我的父母親一樣。”

說起來,鄭老師一家是三代海歸、三代教授了。鄭會頌老師的父親在新中國成立之初受“中國人民從此站起來了“的感召,毅然決然拋棄了海外航空公司工程師的工作,跟他母親一起帶著蹣跚學步的他和咿呀學語的弟弟,成了共和國第一批早期歸國專家、教授。而鄭老師的女兒也是在海外讀完博士以后回到了原來的學校,現在不到40歲,已經當上了教授、博導。

其實,鄭老師的家族中,有不少海外求學回國效力的榜樣,他母親的爺爺就是清朝的留學童子之一,一個叔叔還是庚子賠款留學生、與錢三強一條船出國與錢學森同批歸來的科學家。

他想對有出國意向的同學說,“應根據自身情況作出合適的選擇,適不適合才是最重要的。國外的風物人情自是與國內有所不同,但是國內也有不可忽視的優勢。一定要考慮國家的需要和自己的關系。其實無論出國與否,學習才是最根本的目標,是否適合自身發展也是其中應當考慮的一個方面。出國留學其實只是一種個人選擇,而對學術的追求才是學者的本質職責。”比如,他曾給在上小學的女兒念睡前故事——《我的一家》,講述著共產黨人歐陽梅生一家的革命故事。他一直建議女兒學習方向和研究領域與國家發展保持一致。

活到老,學到老,生有涯而知無涯

“活到老,學到老”這句話貫徹了他的學習生涯。

在爺爺奶奶那個年代,大部分中學生外語課學的俄語。數十載春秋過去,小郵的爺爺奶奶能說的俄語也只剩“同志們好”這一句而已。而鄭老師張口就來的俄語,其流利程度狠狠地驚艷了小郵。但是,鄭會頌老師說,要與時俱進,客觀上,英語逐漸成為與國外交流的主要工具。在插隊的日子里,他就看到了這一點,那時跑十來里路向原來學英語的同學請教發音是經常的事。鄭老師工作后去法國交流學習,法語的學習也是從零開始慢慢摸索練習,到逐漸克服語言障礙,一步一步學出來的。

他感慨地說,你們現在的學習條件真好。他在插隊時,一天艱苦的勞動下來,晚上常常點上煤油燈,如饑似渴地學外語、學高等數學、學機械制圖、學晶體管電路。學問在自己身上是誰也剝奪不了的。

鄭會頌老師在從業的幾十年中開過很多課,幾乎是五年開一門新課。許多課程并不是大學或研究生階段已經學了的。對于大學老師來講,邊學邊教應當是常態,搞科研和教新課或者新的課程內容是大學老師前進的必由之路。

比如,為了教授系統分析與設計課程和信息管理與信息專業的其他專業課程,在學校和系部領導的支持下,他參與和帶領團隊完成了許多省市郵電信息系統的總體規劃項目,并且還邀請有專長的其他系部老師來給本系學生授課。他自己會盡量抽時間坐在教室后面聽課,邊聽邊學。

現在,在一代一代教師的努力下,這個專業已經構建了完備良好的知識體系。

老友當歌如少年

除了書本上的知識,鄭會頌老師也詩意人生且歌且行,他說這叫“老有所樂”。在南郵退休教師藝術團中,他參與了男聲小合唱的訓練和演出,唱響專屬于這一輩“老南郵”的樂章。

“我們兩周活動一次,學新歌、背歌詞、練和聲,這都很難的。遇到學校各類活動有演出任務時還要加班呢。”七十多歲的鄭老師說這句話的時候仍帶著少年的意氣風發,還有一本正經的“傲嬌”。

鄭會頌老師退休時,恰逢老一代督導組老師年逾七十即將卸任,鄭老師就被楊校長聘任為新一任本科教學督導組組長。這一干就又是六七年時光,因為年齡關系,鄭老師也即將卸任這個督導組長的職務了,學校征求了他的意見,下一步有可能聘任他擔任研究生督導工作。這對他又是一個新的工作挑戰。關于督導工作,鄭老師講了很多的心里話,由于篇幅問題,小郵選擇另開章節專門由鄭老師解密南郵“神秘的”教師督導團工作。

鄭會頌老師也感嘆道,南郵最近發展很快,并不是靠老教師,實際上是靠新進來的青年教師。是這些新鮮的血液讓南郵越走越好,走向雙一流,走向更高峰。